Ocean Container - Ship -  Logistic      http://mask.bz/ocean




07-09  2020    China > Pacific Ocean >> USA / South America    Said ... use $3000 for planning.

跨 太平洋航线运费飙升!船公司哄抬价格?

上海特普沃德国际物流 2020-07-09 15:06:46

最近几 周,跨太平洋贸易的海运价格一直在“爆炸式”上涨,达到史无前例的新高度,这也引发了关于价格哄抬的讨论。

航运咨询 公司Drewry表示:“集装箱班轮公司在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表现不错,但他们是否从危机中牟取暴利?采用取消航班的做法获得丰厚的回报呢?”

Drewry 表示:“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看,在全球危机中赚取巨额利润的景象并不好,并且会导致”更多的敌意和对牟取暴利的指控。”

跨太平洋航线运费飙升!船公司哄抬价格?

根据 Frealeos波罗的海每日指数,截至周一,亚洲--西海岸运价 2,776美元/40尺柜。这比过去两年上涨了约70%,是2月底低点的两倍多。

上海集装 箱运价指数将成本推得更高,估计中国上海--西海岸7月第一周的运费将达到2,920美元/ FEU,或高于10年来最高水平

本月初, 航运公司在过去六周内成功实施了第三次一般费率上调(GRI)。Freightos首席市场官Eytan Buchman表示,“这是罕见的海运费,甚至在2018年底贸易战爆发前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跨太平洋航线运费飙升!船公司哄抬价格?

海 运联盟停航空班得到许可,大规模停航是市场操纵?

美国联邦 海事委员会(FMC)是否会采取行动?答案似乎是:不可能。

首先, FMC根据需求对承运人的给予了特定的许可。其次,在运价上涨的同时,停航空班现在也正迅速减少。
第三,与FMC签订的运营协议并没有禁止合理的价格上涨 和服务下降。

Alphaliner 估计,航运联盟目前控制着亚洲和北美之间89%的市场份额。
2M联盟   (马士基,MSC)控制着20%。
海洋联盟(COSCO / OOCL,CMA CGM / APL,Evergreen,HMM)拥有39%的股份。
THE联盟(Hapag-Lloyd,ONE,Yang Ming)有30%。

在2M联 盟获得批准之前,欧洲托运人协会(ESA)于2014年9月给FMC的一封信充分说明了对联盟的担忧。

欧洲托运 人协会认为:“航运公司大规模的停航空班显然可以看作是市场操纵,在需要的时候,通过扮演供应方面的角色来恢复运价”。
并警告说,合作协议将允许运营商 “以提价为目的扭曲市场”。

FMC不 顾托运人协会的反对,批准了2M和其他联盟。与FMC签订的联盟协议规定,
“当船舶利用率可能低于双方设定的阈值时,双方有权进行停航空班”,并且“停航 空班必须与预期的需求下降成比例。”

如果 FMC在任何时候确定航运联盟协议由于“减少竞争”而导致“运输服务的不合理减少或运输成本的不合理增加”,
则FMC可以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地方法院提起民 事诉讼“禁止执行该协议。”

停 航空班急剧减少

按照这个 标准,很难想象跨太平洋的局势将如何引起法院的诉讼。

航运公司 确实在第二季度减少了运力。但是他们这样做符合“预期的需求下降”,鉴于新冠疫情爆发史无前例的性质,
这在本质上是不确定的。事实证明,需求超出了预期, 因此航运公司增加了一些航班。

尽管承运 人取消了许多航行,但运价现在仍在上升。因此,运价上升是因为需求上升,而不是因为“竞争减少”。

Buchman 将7月初的GRI描述为“值得注意”,“因为航运公司已将运力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。”

跨太平洋航线运费飙升!船公司哄抬价格?

停 航情况,图表来源:eeSea.com

eeSea.com 的数据显示,第二季度航运公司取消了12.7%的亚洲-西海岸航次,但第三季度迄今只有3.3%(本月为6%,8月为3%,9月为1%)。

美 国需求激增

Buchman 说,受到严格限制的运力促使6月提高了运价,但需求是本月运价的驱动力,进口商偏向西海岸而不是东海岸。

“这种需 求激增可能是由于许多美国企业补充库存,这些库存自五月或四月的最后一次订货以来最终已经减少了。
随着某些领域限制的减少,企业正在重新开业,甚至美国制 造业也在有所复苏。”Buchman表示。

Buchman 补充说:“在这个可能提早到来的旺季,这种需求的部分原因可能是,从咖啡过滤器到滑板等数百种产品的某些关税豁免将于8月到期。”

跨太平洋航线运费飙升!船公司哄抬价格?

合 理性的因素

尽管中国 --美西海岸的即期运价非常高,但似乎极不可能达到“不合理”的监管门槛。

据FreightWaves 海上市场专家Henry Byers称,一些货运公司在4月份放弃了以较低的运价签订年度合同,
托运人支付较高的运价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他们自己对市场的选择。一些托运人为在运价 轨迹上的错误投注而付出更多的代价是不合理的吗?

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还强调了合理性因素。他表示:“用非整数来计算,海运运费占每一美元货物的1.3美分。
2020年运价上涨意味着每美元商品的运费上涨 0.0009美元,那等于是牟取暴利?”

他继续 说:“我自己最近的估计是,如果承运人2020年能够保持上半年运价的增长,他们可能会达到90亿美元的利润
。如果失败,那么今年仍然可能亏损70亿美 元。”

“ 90亿美元是不合理的利润吗?” 他问道,并指出麦肯锡的一份报告估计,在1995-2016年间,
航运公司的投资资本价值缩水了1100亿美元,这种纪录显然是不可持续的。

来源:上 海特普沃德国际物流转自网络